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493333管家婆图 > 正文
我生是央视的人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7-11

  他是一个倍受争议的人物,喜欢他的人敬他重他,不喜欢他的人骂他讽他,他说“我从18岁起就一直是听着两种意见成长起来的”;他是中国第一位进入白宫的记者,他主持的《正大综艺》曾创造高达37%的收视份额,播讲的《动物世界》开一代配音风格之先河;他是已入古稀之年的长者,但依然活跃在荧屏,还时常碰到恶搞,他不在乎,他说“我这一生都碰到恶搞”、“老人家也可以跟孙子玩”……他是赵忠祥,他是中国第一高龄主持人。

  赵忠祥,1942年生人,著名主持人。在中央电视台工作40余年,担任过新闻、专题、综艺等各类重要节目的播音与主持工作。主持过《春节联欢晚会》、国庆庆典等大型晚会。同时他还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常务理事。近几年先后主持《舞林大会》、《王者归来》、《老赵会客厅》,成为国内活跃在荧屏上的一位高龄主持人。

  Q1您还是一位高中毕业生时,成为了我国第一位男播音员,是怎么会有这样的机遇的?

  赵忠祥:话要从中国电视的诞生说起, 1957年日本工业展览会在北京举办,毛主席参观了那个展览会。在展览会上日本展出了电视,而且是播出的电视,因此当时很多知识分子,他们都会很好奇,为什么这个盒子里头能出现人影,他们就会到盒子后边去看一看有什么机关。后来,毛主席就提出了一个指示,说我们要走在亚洲前列,要有我们自己的电视。在毛主席发出这个指示后,不到十个月的时间,我们工程技术人员全部攻关突破,使得我们中国大陆在亚洲是第二家研发出电视技术,日本是第一家。在1958年我们的电视台就诞生了,,我希望让大家牢记这样一个时代,这我们中国的一个伟大的举措。

  现在的广电总局,当时叫广播事业局,是国务院直属部门,周恩来总理是最高主管。当时台里缺少年轻的电视播音员,总理就说,你们到应届高中毕业生当中去选。千无古人后无来者,在北京市的应届毕业生当中,来挑选给电视台输送人才。我恰逢其时这个人就是有个运气,我正好就是那一届的高中生,那一届就选了一个就选的是我,大概从前因后果就是这么一个跨度,然后我一干就是一直干到今天。

  赵忠祥:我们作为播音员来讲我们要干一行爱一行,每一个节目你都必须认真的去做,如果你挑肥拣瘦,那你就成不了一个成熟的主持人和一个有成就的艺术家。因此从我来讲,我在每一个行当里面,我都有非常值得诉说的成就。

  比如说我是第一个男播音员,我播了电视新闻这么多年,我作为采访最值得夸耀的,那就是我1979年我跟进入白宫采访美国总统,这是中国第一个记者进入白宫,等于是你在这样一个漫长的岁月中,你有过这样一种机遇,这个机遇在历史上就变成了一种荣誉。

  我是中国春节晚会第一个出镜的主持人,《正大综艺》我跟杨澜创造了37%的收视份额,现在想起来也是一个挺荣耀的事。我真的可以毫无愧色的跟你讲,我做一行爱一行,我干哪个都干的非常出色,有的人不然,有的人这档节目挺好,他再换一个节目他就未必还行。但是我确实从新闻到专题再到综艺,我在每一个行当、每一个从事的节目当中,我都觉得我无愧于这个节目。所以我现在不好说我只喜欢哪个,因为确实我干的太多了,每一个节目我都投入了太多的精力和太多的情感了。

  Q5您会不会觉得有些节目的定位不太符合您长者为尊的这样一种年纪和身份呢?

  赵忠祥:没有,老人家也可以跟孙子玩。这就是一种价值观,不要认为这些节目是我想干就能干的,我现在做一些节目,包括上海的包括天津的,都是他们三请四邀千呼万唤的,我才同意跟他们合作的。我的所有的节目只要我上了它的收视率就高。那这是他们请我的唯一的一个原因,你不行人家凭什么从台长到底下坚决的要请不可呢?

  Q7广电总局屡次三番的对娱乐节目进行约束,您怎么看待这个娱乐致死的这个问题呢?

  赵忠祥:娱乐没有问题,只是低俗的娱乐有问题。我在搞的都是比较健康的娱乐,我至今为止我不认为我在节目上说错过一句话。广电总局没有“限娱令”这三个字,是外界的解读,这个解读实际上是有一些节目出现过低俗的这种娱乐致死的现象,或者调侃太过分了,使得这种主流价值观受到一些曲解都会有的。但就总体来讲,现在我上的节目都是广电总局容忍的节目,要不然都毙了吗?

  各个台也是最近选择的比较好,你比如上海的《舞林大会》它是非常好的一个节目,它是国标舞,它叫我去是应该的,因为大陆引进国标舞的那一天开始就是我解说的。我对国标舞的这种属于这种解说的这种熟悉程度,是没有人超过我的,我20年前就已经对国标舞仔细的研究过了。所以他们来找我,也基于这样一个因素,我对它的知识性还是掌握的,因此在这个里头我就会给大家介绍什么叫桑巴,什么是恰恰什么是伦巴什么狐步怎么怎么回事,这些我都20年前就烂熟于胸了。娱乐节目现在缺少的元素是知识性和欣赏性。我觉得我可以用这么多年在电视行当当中,以及我现在学习的这样一个知识,来丰富这个内容,从这一点来讲,我认为我还是尽力去做。

  赵忠祥:我就关闭了一段,以后还会再开的。我这人很脆弱,我看不得那些漫骂语言,有脏话这个不好。对于微博,我觉得大家(在微博上)把心里话都说出来没有什么不好,社会的很多表象,你去掖在暗处,不如都表现出来,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我个人在去写微博的时候,我一定要记住我这么多年来,受党的教育和对这个国家对社会的责任感,我会以正面为主,来阐述我自己的一些想法。我不怕有一些小流氓存在,他们怎么能够伤害得了我呢,骂两句我就跳楼吗?不会的。但是我不愿意在我的微博的园地里有这种不干净的现象,所以我暂时把它关一下,让他们少进来一点,就这么个意思。

  Q11您以前一直是德高望重的形象,现在做娱乐节目心态也特别好,有没有什么契机,促使您改变了心态呢?

  赵忠祥:从我的心态来讲,我一直认为我就是我当年18岁的一个中学生,恩来总理让我来的,从那个时候起,一直是一个小学生,一直是兢兢业业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你有一个光环,是因为央视它这个单位太了不起太牛了。比如说你十一晚会出现,大会堂里出现,你进白宫了这个是你的职场的光辉,作为你个人来讲,我永远都是很清醒的,我就是我自己,我不能说我进了白宫了我就是总统了,你就是一个普通的记者,而你这个记者本身你就是一个草根,其实就这么回事。只不过那个时候,我作为这种职场形象的这种出现,时间长了,如果你自己都迷失了的话,就挺可乐了懂吗?你好像你已经不是平常人了,不是这样的。就以后我就基本上没有机会,再回到这样的一个场合去工作了,这种好像非常重要的这种工作,咱不去做了,做的更是一般大众能够跟你更接近的这一方面的工作了,可能我的心态转变,逐渐会好一点,我觉得是这样。

  Q2您开始从事的是电视播音,后来又转行做了主持人,您怎么看待播音员和主持人二者之间的关系?

  赵忠祥:这个问题是一个误区,别看主持人叫的这么响亮,但是在国务院的职称系列当中没有主持人这个系列,这个实际上是个俗称,主持人只能说是从播音员里面分出来的这样一个分支。他不叫跨行,因为最早的时候我们中国的电视播音员,就从事的是两个工作,一个就是播音,可以说新闻播音出图像那也叫播音员;但我们当年也有节目,也需要司仪、报幕、串场,只是我们不叫主持人这个称谓。所以主持人这个工作是早期我们自己的本份工作,我们没有一个严格的区分。

  我播新闻大约25年整。我播新闻的那个时代,是一个很轰轰烈烈的一个时代,那个时候党和国家的重大事情,都是由新闻来发布的,这就更使得我们的这个职业至关重要。到了八十年代中期,节目大量涌现,使得一个人很难再承担各个方面的工作,部门也逐渐的更明确自己的分工了。我是在这个时候,主要分工去做的专题综艺节目,因为工作量已经相当大了,两边都做已经是不可能了。我非常庆幸,那次的分工让我到了一个全新的或者说陌生的领域。

  赵忠祥:这个社会的恶搞如果是属于大家的一种善意,没有问题。如果你是出于恶意去进行恶搞,那就不仅仅是对我的今天,我这一生都碰到恶搞。

  我做新闻的时候,也会有很尖锐的批评意见,甚至于有很多就是说干嘛老让他播让他走吧,这种极端的意见都是有的,我并不认为今天就是你容忍不了,过去就是前呼后拥,你做一个出镜的主持人或者做一个播音员,永远会有正面的肯定还有负面的这种评价。还永远会有一种非常让你很接受不了的这样一种很尖锐的一种,甚至可以说是颠覆和打击会碰到。你既然做了这一行,你既出得了彩你也丢得起人,否则你就别干这。在我们这行里头去问哪一个人,不管他搞严肃节目的或者是,都会有极大的鼓舞和关怀和温暖,也会有非常尖锐的让你无法容忍的一种批评甚至是漫骂这个都存在。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是非常的不介意,这么大岁数了,你现在让人家说你两句,我到现在没觉得说什么比过去还恶心的事。我从18岁一直到现在,都是听着两种意见成长起来的,不会因为一种意见,而产生对我工作的信念的动摇。

  Q6您从一开始接触到这种娱乐节目的时候,心态上会有抵触吗?会有放下身段的感觉吗?

  赵忠祥:有一种不妨一试的感觉,也不能说放下身段,因为你在为大众服务的过程当中,你不可以说你要大众捧着你,给你扇呼你好,有的时候你为大众服务的时候,你就不可能顾忌的太多。这一生我是不服输的,除了我跳高跳不过去,我上不了场。他的节目你要真弄一个说您老人家怕了,那我绝对不怕,我没有不可以做的事。

  Q8现在放眼国内,以高龄这样的年纪的主持人也只有您了。您能不能分析一下,为什么没有别的高龄主持人出来?

  赵忠祥:要说高龄我也不算高龄,因为国外比我很多人特别是主持专题和新闻。他们有的都快年近九十了,他们还在主持嘛。我不过刚到七十,人过七十古来稀,但是这个年龄段的演艺人员出现的,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很多人。 但是总体上来讲,我所以说我为什么能够现在还主持,必须得有三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就是说,你的实力要够,任何一个人不是说把你请去,让给他砸台去的,他是寄希望于你,而你确实经过努力以后,能够达到他预想的这样一个效果。

  第二个条件就是说,你得具有深刻的一个非常良好的人脉关系,你再好我不请大爷,我的人脉很好,人家有一点事,这些年轻人,特别是我的那些学生辈的那些人,就会首选想到我,这也是混的一个人缘吧。我这个人这一生在我的工作当中,我没跟任何人红过脸,我没得罪过任何人。

  第三个就是说,你得具有一个历史感,没有人从70岁开始找让你初出图像的。这三个条件你要缺一都会不行的。那么我觉得目前我还行,就是因为我好像还能够勉强够这三个条件。

  Q10您现在和中央电视台是什么样的关系?对于咱们主持人明星制、艺人制有没有什么看法?

  赵忠祥:我生是央视的人,死是央视的鬼。为什么呢?我是央视的离退休干部,央视的很多事我们是首当其冲,必须要第一时间还像过去一样的,需要我们我们就挺身而出,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现在的《动物世界》和《人与自然》我仍然还在做。我们仍然还是一种工作人员制的这种感觉,至于你把他当成明星,你就把他当成,那就是一种看法。不是我们有意识的要去这么做的,你懂不懂?什么时候我敢跟街上说我就是明星,你这不太让人家侧眼了吗?是吧,不能这样的。但是人家说完你是明星,那说了就说了吧。但是我们不是一个明星制,或者是明星体制,央视至少目前还不是。

  赵忠祥:我唯一的一个经验就是说,我建议大家干一行爱一行,而且要有一种,一生为它去奔忙,否则你今天撞一下明天撞一下,就都干不好。但是你要想干好,你就要有一个一生的志愿,我们是从那个时候,从不自觉到自觉培养起来。我今天觉得你要喜欢这个事你就持之以恒,也就像走入婚姻殿堂,我们现在都会说祝你们白头偕老,谁也不想着半截离婚,咱们和这个工作携手,也有一个白头偕老的问题,如果你要是这么去做的话,我觉得都可能会做的会更好一点。如果觉得是此处不留爷,爷就去投八路了,你这个事就可能有遇到一些困难,你就不一定那么不屈不挠了,我觉得这是最主要的,其它都可以修炼的,你不会就可以会嘛,不熟练就可以熟练嘛,但是你说你碰上点困难你就走了,你去改行搞金融去了,你这辈子你就老这么跳来跳去也是一辈子,但是就是作为专业人员来讲,最好是能够终身的为这个事业做出一些奉献,也会得到它很多的恩惠。香港挂牌玄机